图为“殇夫”团伙成员落网图为“殇夫”团伙成员落网

  楚天都市报记者周鹏 通讯员陈雯

  “殡仪馆建在我们村,所以你们办丧事必须通过我们。”这是崇阳县天城镇谢家坳村一群人的逻辑。

  最近一两年来,该村十余村民长期盘踞在天鹅山殡仪馆,组成两个“殇夫班子”,强揽丧葬服务。逝者家属必须花高价请他们当殇夫,否则不许火化、不许下葬。依靠这种暴力方式,他们非法获利近百万元。

  7月9日,崇阳组织警力60余人,将这个团伙一网打尽。

  殇夫团伙强行承揽丧葬服务

  警方介绍,天鹅山殡仪馆位于崇阳县天城镇谢家坳村。该村四组和六组的部分村民,以殡仪馆建在该村的地盘为由,强行承揽丧葬服务业务,收取高额费用,牟取非法利益。

  两个小组甚至把从事丧葬服务作为重要的“集体收入”来源,未经殡仪馆同意,他们就在本组内竞价发包,收取高额提成。2018-11-21,四组村民王某以两年向组里交利润25万元、六组村民谢某以三年向组里交利润21万元为条件,分别取得各组在殡仪馆从事丧葬服务的“资格”。

  取得承包资格后,王某和谢某各自组织多名村民,形成固定的殇夫班子。凡是在天鹅山殡仪馆办理丧事的,死者家属必须能请他们当殇夫,否则就办不成事。

  以不许下葬要挟家属接受服务

  令人气愤的是,该团伙擅自设立收费项目和标准。不论是否提供了实质性服务,不论服务时间长短,一律按3天、8人计算服务费,每户收费8000元至1.3万元不等。截至案发时,先后有40余户逝者家属被迫接受他们的服务。

  2016年12月初,吴先生的母亲去世,在天鹅山殡仪馆开追悼会。王某和谢某等赶到现场,要求提供殇夫服务。吴先生表示母亲生前有交待,一切从简,不办法事,回绝了王某等人的要求。

  王某等人以阻扰火化、不许骨灰安葬相要挟,强迫吴先生接受服务。看着母亲不能安葬,吴先生无奈答应。王某等人在丧事办理过程中,并未提供实质性服务,但事后仍以服务费名义,向吴先生索要1.2万余元,向他的妹妹索要了900元孝费。

  不在该殡仪馆办丧事也要交费

  为了牟利,王某、谢某还自行设立规矩:凡是要在天鹅山殡仪馆火化,哪怕不在殡仪馆办丧事,也要向他们交费。

  2017年10月底,徐女士的父亲去世,在自家大院里办理丧事。王某、谢某闻讯赶到丧事现场,以不许火化、安葬相要挟,要求承办丧事,徐女士被迫答应。因徐家未办法事,王某等人未提供实质性服务。但他们仍以服务费名义,向徐女士索要现金1万余元、香烟144盒、毛巾多条。

  今年1月26日,李先生的母亲黄女士病逝,在家中办完丧事后,1月28日到殡仪馆火化时,王某、谢某等人以未雇请他们承办丧事为由,阻止遗体火化,并与家属发生了肢体冲突。火化后,王某、谢某等继续阻止骨灰下葬,双方僵持四天,李先生补交费用后母亲方得以下葬。

  民警包围殡仪馆端掉殇夫团伙

  警方查明,以王某和谢某为首的团伙,以锁门、堵路和人身攻击相威胁,严重破坏殡仪馆的正常秩序,殡仪馆也不敢管。他们强迫提供丧葬服务,漫天要价,致使殡仪馆多年无法实施有效管理。

  今年6月,崇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立案调查。7月9日上午,60多名民警将天鹅山殡仪馆围住,将以王某和谢某为首、包括村民小组组长在内的团伙成员全部抓捕归案。王某等人对违法事实供认不讳。该团伙共非法牟利近百万元。

  目前,王某、谢某等10名主要成员已被检方批捕,此案在进一步审理中。